• 1
预览模式: 普通 | 列表
                            在鄂东南律师业务研讨会上的点评意见(录音整理)
    接到黄冈律协的邀请,我跟两位秘书长愉快的接受了。参加研讨会是一次学习机会,所以我愿意来。作为会长,跟大家见个面,亮个相,致个词,我也很乐意。但是我拒绝了点评这个邀请,会议报到后,会务组仍然要求我做今天的专家点评。我现在虽然坐在这个点评席上,却是半推半就的。我只是一个普通律师,不是专家,跟大家一样的执业律师。我的政府顾问工作没有大家,尤其是演讲律师做的好,做的多。我虽然是省委、省政府、省政协、省人大的法律顾问,这些年也都是顾而不问,除了省人大立法和省政法委涉法案件处理方面做了一些工作,其它都是徒挂虚名。我在全国律协担任行政法专业委员会主任,对行政法有自己的一些见解,但行政诉讼、行政复议和政府法律顾问不是一回事,行政诉讼只是政府法律顾问工作一方面的业务。因此,相对于在坐的专业律师,我才疏学浅,缺乏经验,不能点评。但是我可以谈一些体会和建议,可以算我参加本次研讨会的一些收获。刚才我们柳主任对前面的几位律师做了点评,对于他的点评,我表示赞同,是对我们鄂东南律师的专业素养、职业精神和无私奉献也是高度认同。
    我的体会主要是六个字,三个关键词:实践、专业、智慧。第一是实践。几个律师的演讲,包括这次研讨会提交的论文,我都浏览了一遍,感觉大家都有丰富的实践素材,实践出真知。论文的观点与意见都来源于律师的的工作经历,没有空穴来风,不是纸上谈兵。比如熊中华律师“新形势下政府法律顾问工作思考”,他本人担任40多家政府的职能部门及企事业单位的法律顾问,他提到的律师担任政府法律法律顾问工作中存在的一些问题,没有切身的感受,是罗列不出来的。第二是专业。政府法律顾问和企业法律顾问专业要求不一样的,因为政府顾问涉及面非常广,做政府顾问律师要有专业的深度和广度,没有专业素养,政府顾问工作便会力不从心。江旭红律师“关于信访听证的演讲”,形式上很新颖,没有过多的论证和说理,就用一个干巴巴信访听证评议报告向我们展示信访听证的形式、程序、格式与意义,这样的一个听证,要当场宣布听证结论,随后提交独立的、专业的评议报告,评议报告要有充分的法律法规依据,说服信访双方,这是最大限度考验我们律师专业水准的一项工作。第三是智慧。律师是长期战斗在司法第一线,身在其中,理解一切, 很多律师积累了丰富的发现问题,协调矛盾,寻找各方利益平衡点的工作经验。这一点在这次研讨会论文集里和刚才演讲中都有充分的体现。比如说姜雷律师提到为政府做顾问借用人脉资源问题。我虽不认同这个观点,但从另一方面透视出我们律师的操作的智慧。再比如说姜学文说“行”还是“不”,这不是一个简单的专业问题,这是在考验我们的执业智慧。
    下面我提三个建议:
    一、摆正律师的角色定位。有一位演讲律师的论文第一句话就是“普遍建立法律顾问是党和国家对律师的新要求”,这个观点我不太苟同。普遍建立法律顾问是政府的事,我们律师是待价而沽。律师担任法律顾问是被动的,政府是委托人,在委托谁做顾问方面,政府是主动的。但律师应表现出矜持的一面,做不做政府顾问,要考虑几方面的因素:1、专业性。非诉讼项目律师,纯粹商业律师,医疗、物业、交通等专业律师,不适合做政府法律顾问;2、专一性。很多律师业务饱满,不宜分散精力做政府法律顾问,避免对现有的客户不能提供专心致志的法律服务;3、有偿性。我们有些律师一直把担任政府法律顾问当成一种荣誉,这是律师责任感与讲求社会公益性的一种表现。但为政府做法律顾问要遵循等价有偿原则,要签顾问合同,明确双方权利责任、工作范围、工作职责,要通过代理合同、顾问合同规范双方的合作行为,不要让政府的任意行为改变律师的专业服务定式。关于收费标准,我们律师谈到了,但没有深入的去研讨,尤抱琵琶半遮面。刚才我们的何永东律师谈到了“无偿服务限制了律师做政府法律顾问积极性”,也没有谈律师费的标准,许胜强“政府购买法律服务经验交流”提到深圳福田模式,北京朝阳模式,当然这两个模式有没有推广意义,政府愿不愿意借鉴,这都是我们律师所不能决定的。倒是我们柳主任在点评时介绍了可以考虑的几种付费方式,值得我们参考借鉴,许胜强律师也提到几种付费方式,在这个方面我们可以大胆的探讨。固定收费,按标的收费,计时收费,协商收费等收费形式我们都可以用,但一定要拿出一个参考标准,因为我们是卖家,有责任、有权利抛出一个参考标准,而不是由政府单方面决定,如果政府单方面决定的价格过低,很有可能导致某些政府部门、某些政府项目没有律师参与。现在有些律师退出了某些政府职能部门的竞聘,主要原因就是收费偏低。

查看更多...

分类:我的博客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5913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