构建新型检律关系的法理思考

                                                   构建新型检律关系的法理思考
                                  
                                  湖北省律师协会会长  岳琴舫
  
尊敬的敬大力检察长、汪道胜厅长、王俊峰会长,各位专家、领导、嘉宾、律师朋友们,大家下午好!
    近几年来,湖北省检察院在执行诉讼法、律师法和尊重律师诉权方面出台了很多措施与规定,检察机关开始以理解、尊重、保护律师的心态和实际行动保障律师执业权利。湖北省司法厅和律师协会一直重视对律师的思想政治教育,并致力于对律师诉讼规则的正面规导,为建立新型检律关系打下了良好的基础。今天,湖北省检察官协会与湖北省律师协会在这里召开座谈会,探讨新型检律关系的构建,这是一个良好的开端,我们欣喜无比。作为律师协会会长和律师代表,我对湖北省检察院和湖北省司法厅举办这次会议,并将联合出台《关于建立新型检律关系的指导意见》表示衷心的感谢和热切的期盼!
    一、检律关系简读
    建立新型检律关系,促进作为法律监督机关的检察机关和作为在野法曹的律师的良性互动,这在举国上下努力建设责任政府、法治政府进而建设法治社会的当下,是具有法治高金含量的课题,也是一个非常具有胆识与远见的构想。透过这个命题,我们感受到了思想者的高度的政治责任、浓烈的法治意识和博达的法律胸怀,这恰恰与习近平总书记在庆祝现行宪法实施3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和在中国共产党第18届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第二次全体会议上的讲话精神相一致。
    检律关系,就是检察官与律师在接触和沟通、代理、控辩等活动中形成的分工与配合、监督与促进的关系。它可以有两个方面的解读内容:一是有良性互动、对立统一的关系,也有相互排斥的对抗关系;二是有检察官与律师个体之间的关系,更有检察机关与执业律师群体之间的关系。但命题的宗旨和我们希图建立的是一种相互独立、相互尊重、相互支持、相互监督的检律关系,这是宪法的标准,是党为人民服务宗旨的要求,更是司法主体有机统一的体现。
    二、检律关系现状
    构建新型检律关系,首先我们有必要深刻认识检律关系的现状。
检察机关与检察官的职能是法律赋予的,是光荣神圣的。随着法治建设的不断推进,必然要求检察机关的职能作用进一步加强,司法地位进一步提升。  
    律师担负着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维护法律正确实施、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法定职责,是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法律工作者,是国家法治建设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律师协会作为行业组织,有其完备的组织机构和行为规则,是我国最先与国际接轨的行业机构。
    现在我们讨论和研究检律关系,必须基于中国特殊的国情和法律文化。在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初级阶段的特殊国情下,在当前行政与法律语境下,毋庸讳言,律师和律师行业的社会地位在不可预见的时间内与其他社会机构,尤其是国家行政机关和司法机关是不在一个层次上的。律师和律师制度发端之初就有代表私权或为私权代言从而限定公权或限定公权无限扩张的功能设置。但基于前述的职能和地位上的原因,无论是律师个人还是律师行业,都无法有效制衡包括司法权在内的公权。
    在政治领域,律师有着与生俱来的民主与法治的意识,有科学、合规决策的观念,有谋求政治品质改善的抱负。但客观上律师被社会赋予了更多经济的或商人的意味,在当下由于主客观的多重原因,尽管有部分律师担任了人大代表或政协委员,逐渐的在履行参政议政的职能,有的甚至已经在一定的地方或部门担任要职,但总体上的表象是律师或者律师群体离政治很远。在法律共同体内,律师整体尚未得到其他社会群体的起码的敬畏和尊重。在人们眼里,警官、检察官、法官是官,律师是民。作为非公务员且又代表私权的法律执业群体,律师职业尚不具有足够的社会荣誉性,律师地位尚不具有足够的应受尊重性。但可喜和值得庆幸的是,国家立法机关和检察机关长期以来一直在致力于新型的具有良性互动特点的检律关系的建立,这也是我们的希望之所在。
    检察官和律师,无论是从法理上还是从司法实践中看,都是两个最邻近的社会群体。恢复律师制度三十多年来,律师和检察官在促进法治建设的这条道路上共同的为我们的法治筚路蓝缕、披荆斩棘,共同的奉献着无私的爱和热血。然而,我们也不能排除检律之间存在着非常态化的冷陌关系,甚至在局部和个别情况下的对抗关系。比如,检律两方都是制衡和监督法院审判权的共同体,我们有相互支持的客观基础。但我们发现,当有法官在法庭上违反诉讼程序剥夺律师诉权的情况发生三角架构失衡时,在庭的检察官鲜有当场行使监督权制止法官而保障律师的诉讼权利的。我们经常思考:我们都受过相同的高等教育,曾经并肩漫步校园,基于共同的政治和法律理念指点江山、激扬文字,为什么同学、校友、师生关系变成检律关系之后,发生了明显的撕裂?职业的不同就当然要发生物理矩尺与心理距离吗?
    我们探求原由,大凡是两个群体的相互认知发生缺位。检察官代表国家侦办案件、公诉犯罪嫌疑人、抗诉不公正民事与行政判决。律师的职责是在法律允许范围内,最大限度维护委托人的合法权益。检律两方职业不同,工作性质不同,执业要求不同,各事其主,各司其职。检察官认为律师为钱办案,不讲正气;戒备律师,不希望因律师的参与,增强嫌疑人的抗侦心理,推责翻供;更有担心律师串供伪证,给侦办和公诉案件带来不顺甚至翻案。律师认为检察官官本位思想作祟,追求工作业绩,片面理解打击犯罪的职能,不讲程序规则,违法取证,忽视犯罪嫌疑人的人权,不尊重律师的诉权。
    造成这种相互认知的原因,除了检律双方有作为不当之外,主观上则在于双方均以自己的职业角色来认知对方,人为地放大职业的差异性,忽略了法律人共性。检律双方虽然有着不同的社会角色和职业定位,但我们有共同的法律语言,有共同的法庭舞台,有共同的法治使命。我们都追求公平、正义,维护宪法权威、维护法律的正确实施。如此,我们检律双方不存在利害冲突的根基。如果相互理解、相互尊重、相互支持,建立新型的理性的检律关系,垂范于警察与律师的关系、法官与律师的关系、公务员与律师的关系,那么中国的法治建设必将有一个质的发展。
    三、检律关系的法理考读

    1、从个人权利与国家权力的关系来看思想观念的转变
    法治绝不可能只是一套细密的文字法规加国家司法体系就能形成的,而是与民众,尤其是法律人的法律价值、法制观念、心态及行为方式相联系的。
    检律关系的非正常非理性化,实际上体现的是国家权力与个人权利的平衡难题。一直以来,我们确立并接受的都是这种观念:国家和集体的利益至高无上,个人利益是可以忽略和牺牲的。由此我们习惯了国家公权的增长和延续。而没有约束的权力过度膨胀必定会引发规则的废弃和公信的崩溃。因此,合理地限制国家权力是必须的。律师履行辩护职能难,难就难在控辩力量的不平等,微弱的个人辩护权试图抗衡另一种强势的国家追诉权力;难就难在在观念上,怀疑和抵制为了保障个人权利去限制国家权力。司法公权的不恰当行驶,对国家和社会造成的整体危害,远远超过普通罪犯对社会的危害。因此,刑事法治的重点,绝对不是一味不择手段、不顾程序地去打击触犯刑律的个体,而是应当注重对国家权力予以程序性约束和制衡。在所有的刑事、行政、民事诉讼中,律师是不可缺少的社会角色,而非只是一种符号或象征。国家设计现行的司法制度,就是没有把司法公正、不枉不纵的希望全部寄托在法官和检察官身上。律师有效的履行辩护与代理职能,有效进行诉讼监督与制约,保障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委托人的权利,保障正确适用法律,杜绝或控减冤假错案,就是维护司法机关的社会形象和司法公信力。

    2、从程序公正与实体公正来看律师诉权
    在有限的能力的前提下,诉讼只能实现有限的实体公正,却可以实现完全的程序公正。司法权威也正是通过这种看得见的、相对精确化的“程序公正”的“游戏规则”得到体现。
    以刑事诉讼为例。现代意义的刑事诉讼已几乎无一例外地实行国家追诉主义的诉讼原则,在这种情况下,实行控、审职能分离,并保持控诉与辩护职能的相对平衡是审判公正的关键所在。而事实上,以国家名义行使追诉职能的控方与以个人名义维护自身权益的犯罪嫌疑人或被告人在参与诉讼的能力上必然存在实质上的不平等。目前,两大法系国家的法律理论已经普遍承认控、辩双方诉讼地位的平等是审判公正的一项内在要素,并主张通过给予犯罪嫌疑人或被告人一系列的诉讼权利来纠正双方地位的实质不平等。从刑事诉讼立法的精神上看,让犯罪嫌疑人或被告人获得辩护律师的有效协助或辩护,就是平衡控、辩双方诉讼地位的特殊保护措施之一,由此来保护程序正义的价值。在民事诉讼中也是如此,如果秩序公正了,人们往往可以接受有偏差的实体裁决。但是,如果程序不公,不论裁决如何,人们都是无法接受的。当然,程序不公一般会带来实体不公的结果。因此,律师的诉权主要体现在诉讼程序中,检察官和律师的法律价值主要体现在秩序价值之中。作为法律职业共同体,检律两方应该互相尊重、互相理解,加强学习和交流,更新观念,遵循合法性优先于客观性、程序公正优先于实体公正、普遍正义优先于个案正义的法律思维规则。

    3、从刑事法律的功利性和公正性价值思考
    公正与功利,是人们一直追求的两种价值。在刑事法律领域,公正与功利如何结合,是近现代刑法价值观的争论焦点。刑法通过明文规定哪些行为是犯罪、具体犯罪构成条件及相应法律后果,使人民少受犯罪危害之苦,侧重于社会秩序的维护,这与刑法的功利价值取向相对应;同时,刑法通过限制国家刑罚权,保障没有犯罪的人不受刑罚追究、保障犯罪人免受不公平的刑罚,从而起到保障人权的作用,这与刑法的公正价值取向相对应。
    刑法不仅是打击犯罪的法律,还是保护人权的法律。很明显,仅仅追求刑事法律的功利性、打击犯罪,往往会导致追诉权的滥用。设定律师的辩护权,是出于刑事法律的公正价值考虑。在刑事诉讼中,保护犯罪嫌疑人或者被告人的人权不因蛮横执法和冤案受到伤害的公正价值,远远高于单纯的惩罚犯罪,可以说,只有能够有效保护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合法权利,我们才有可能去保障所有公民的权利。

    4、从传统法律文化进行思考
    仅就中国传统法律文化的象征来看,古代法律文化的象征是獬豸,独角兽。獬豸,相当具有进攻性,将犯罪的人用角抵死,被当作历代王朝刑法和监察机构的标识,代表着中国传统的司法精神。独角兽“眼观四方、耳听八方”,它反映了中国人强调法律的情感因素,一切问题依靠灵感、觉悟,不依靠客观规则。我国古代诸法合体,诉讼法律极不发达,程序正义无从谈起。审案人员,即是行政长官、又是警察,又是检察官,还是法官;古代的公堂或者说法庭上,都无一例外地挂着“明镜高悬”、“明察秋毫”等大字,这体现了法治中的人治元素:儒家的人治思想。儒家人治思想主张圣人之治,保持司法的神秘性,“法不知则深不可测”。断案决狱不依靠客观规则,而是断案人的主观意志。它强调执法者的人格力量、品质、智慧,这成为审理案件的决定因素。独角兽正是这一观念的化身。所以,由传统法律文化看来,就不难理解我国律师的诉权在立法上和实践中存在的障碍,这是一种沿袭了传统习惯的惯性模式,有着深层次的原因。执法者的传统的、惯性的思维和行为选择,给律师权利的行使造成了很大的障碍。律师诉权在很大程度上还受制于于传统的司法观念和行政化追诉模式。但是,随着社会的进步,司法文明的构建,程序正义和法治的观念已经逐步被普遍接受,于是,就有了律师地位的提升和诉权的逐步扩大。

    四、构建新型检律关系的几个建议
超越现状,构建新型检律关系,应研究和解决以下问题:
    1、以贯彻落实新的《刑事诉讼法》为契机,树立尊重检察官、尊重律师就是尊重法律程序的观念,正确理解和处理国家司法公权与个人诉权的关系。
建立超越行政权威的司法权威是构建法治社会、法治中国的必要要素之一。检律两方在法律阶层内和社会评价上是荣辱与共。律师的执业权利依靠检察机关的切实保障,律师应该在内心深处和行为细节上尊重检察官,维护检察机关的司法权威。没有检察机关的社会权威,就没有律师行业的社会地位。另一方面,如果作为法律共同体的律师的社会地位不高,诉权缺乏保障,必将拉低检察机关的司法权威。运用国家司法公权应充分尊重个人私权,执法与保障诉权是统一的而不是对立的。公权私利需要在对抗中达到平衡,检律双方均应接受和注重对国家司法公权予以程序性约束和制衡。
    2、检察机关和检察官应有正确认识诉讼结果的境界与胸怀。
诉讼有胜有负,律师习惯了经常性的败诉。撇开收费经济指标,律师的工作压力很小。立案了必须定案,起诉了必须定罪,这不符合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的法律原则。检察官也应该培养一种敢于面对可能的程序、事实、证据、定性等方面发生错误的客观事实,不受有罪侦查思维影响,要有勇于纠错的气质与胸怀。此外,错案追究与检察官的工作考核评价不应简单化,应该原谅因客观原因产生的错案。类似如案件数量、起诉率、退查率等不应该作为工作业绩考核的指标。唯有如此,检方才能平静地欣然地接受律师对证据、程序、犯罪构成等方面的质疑。
    3、建立建全检察人员违法处理的快速机制。
检察人员不遵守法律规则、不尊重律师诉讼权的行为,应当在有可操作的制度里,在不影响程序进行的时间内予以遏制。宣传、倡导和依靠觉悟不能迅速和有效推行约法三章,法律文明和所有的主流伦理观念都是靠规则约束出来并加以维系的。建立和有效执行行为规则和追责机制,对纯洁干部队伍、保障律师诉权、提高司法形象、建立司法权威,是十分的必要。
    4、加强对律师队伍的规范管理。
律师协会要加强对律师涉检业务的操作指引与培训,提高律师的执业素质。还可试行论证参考香港大律师制度,审定许可或培养专门的律师从事涉检业务,确保律师执业技能的专业性和程序操作的规范性。另一方面,重视律师行业党建工作,加强对律师执业纪律、职业道德的教育。对作奸犯科的律师不姑息迁就,不包庇养患,加大对律师违纪违法的惩戒处罚力度。
    5、完善立法、统一规范、细化规则,彻底解决律检冲突。
新的《刑事诉讼法》突破了传统的检律定式,为我们建立新型检律关系提供了依据。但是,《刑事诉讼法》可以更加完美,目前可以通过制定实施细则、细化规则的方式,造就更加稳固理性的检律关系。比如设定违反程序的法律后果,为律师诉权设定维权与救济机制等。此外,关于检律各方的职能、职责、权利、义务等的规定散见于《刑事诉讼法》、《民事诉讼法》、《行政诉讼法》、《律师法》以及相关实体法与程序法之中,无论是在体系上还是结构上,均缺乏系统、规范和统一,这为我们今后相关法律的修改完善中提出了统一规范的目标要求。
    6、在检律师之间建立沟通交流的畅通渠道和有效机制。
建立新型检律关系从沟通开始。藉借今天的研讨,我们期望交流的渠道长开,渠水常流。湖省检察院和湖北省司法厅将联合发文《关于建立新型检律关系的指导意见》,这对于检察机关职能的发挥与司法权威的提高,对律师执业权利保障、对检察机关与司法行政机关及检察官与律师沟通交流,具有直接的指导意义。规则出笼,贵在施行。推行新政,机制保障。我们希望《指导意见》落实有保障,在湖北省检察院和湖北省司法厅的主导下,建立检律沟通机制,让检律之间的互动交流不间断的经常化、不拘一格的多样化,链接信息,增进了解,发展和稳固新型检律关系。

                                                                        2013、9、14


[本日志由 admin 于 2013-11-26 11:21 AM 编辑]
文章来自: 本站原创
引用通告: 查看所有引用 | 我要引用此文章
Tags: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4442
发表评论
昵 称:
密 码: 游客发言不需要密码.
验证码: 验证码
内 容:
选 项:
虽然发表评论不用注册,但是为了保护您的发言权,建议您注册帐号.
字数限制 1000 字 | UBB代码 开启 | [img]标签 关闭